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詹子亮 >正文

危情时刻,大义继姐泣血燕归来-纪实故事-

时间2021-11-25 来源:老衲度你网

  核心提示:阳春三月,夭夭碧枝,皎皎风荷,暖风熏醉,染了春扉。安静的午后,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,轻轻的敲打着心语,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,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。初春的日头,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,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...
 

小时候,她不懂事,阻止继父与母亲再要一个孩子。后来继父被判刑,殊不知,这一切都是因为她而起。多年后,刘丽红悔泪长流,决定弥补自己年少的过错。她说服母亲为继父高龄产子,并在弟弟确诊患上白血病后,更作出了泣血的感恩之举……

  继父进门,

  女孩掀起“家庭保卫战”

  1982年8月23日,女孩刘丽红出生在重庆合川市清平镇的一个普通家庭,父亲刘长安在她8岁时死于肺癌,刘丽红一直和母亲胡晓洪相依为命。

  丈夫不在了,日子是相当艰难的,在丈夫死后一年的一天夜里,胡晓洪搂着女儿轻声说:“红红,妈妈再给你找个爸爸,好吗?”没想到,刘丽红的反应相当惊恐,连声尖叫着说“不要后爸”,直到胡晓洪再三安抚,才逐渐安静下来,慢慢睡去。

  原来,刘丽红的一个同班同学就有继父,而那位继父经常喝酒,喝完之后就发酒疯,不是在家里乱砸东西,就是把刘丽红的同学一顿毒打。因此,在刘丽红幼小的心灵里,继父就成了可怕的代名词。

  虽然刘丽红很不高兴,但在她满10岁那年,母亲胡晓洪还是带了个男人加入这个家庭,他就是刘丽红的继父,35岁的合川富建煤矿工人顾志场。胡晓洪让女儿叫“爸爸”,但刘丽红敌意地盯着顾志场,怎么都不愿意开口。没想到女儿如此倔犟,胡晓洪觉得自己丢了面子,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打了过去,顾志场一把抓住妻子的手,摇了摇头说:“何必呢,她只是个孩子。”说完,又转过身,温和地对刘丽红说:“你就是小红吧,你以后可以叫我爸爸,不愿意的话,叫我顾叔叔也行,你看好不好?”

看儿童癫痫医院

  刘丽红却朝顾志场大叫:“我不会承认你是我爸爸的!”

  有次顾志场打扫客厅时,不小心把刘长安的遗像碰倒了,刘丽红二话没说就扑了过来,对着顾志场又吵又闹。虽然顾志场事后再三道歉,但刘丽红依然觉得这是顾志场对自己的侮辱。

  刘丽红当时不接纳顾志场,但顾志场似乎毫无察觉似的,待刘丽红一如亲生女儿般的好。由于家境不好,平时家里是很少见到荤腥的,但只要买肉,顾志场几乎都会把肉全夹给刘丽红。偶尔有点钱,顾志场就会带着刘丽红到镇上买玩具、买新衣服。

  然而,顾志场如此付出,刘丽红却从不开口叫他一声“爸爸”,总是以“你”来称呼,可顾志场从不在意。

  刘丽红读小学五年级下学期的一天晚上,半夜起床小解,听到父母的房间里传来很小的声音。好奇的她凑上耳朵偷听,没想到这一听竟然惊呆了!原来,继父和母亲正在商量着不久再生一个孩子!

  这是刘丽红一直最担心的事,再有一个孩子的话,意味着自己在家里的关注会更加降低,也许某天连母亲都不再理会自己了,这是她绝对不能容忍的!

  第二天晚饭的时候,一整天都阴沉着脸的刘丽红突然说话了:“要是你们再生小孩的话,我会……”这话来得相当突兀,顾志场和胡晓洪震惊地对视了一眼,然后轻声问道:“小红,你从哪里听说我们要生小孩的呀?”刘丽红心情很烦乱,搪塞说:“你别管,反正我不是说着玩的。”

  顾志场沉默了良久,微笑着说:“好的,不生就不生,反正我们已经有小红了。”胡晓洪脸色大变,焦急地说:“志场,你…羊角癫能治好吗?…”

  顾志场摆摆手,斩钉截铁地说:“你不用多说了,如果女儿不同意,我们就算把孩子生下来,又有什么用呢?到时候,我们生的孩子又怎能与小红处好关系呢?与其以后让下一代痛苦,不如我们现在就把这路堵死!”

  果然,顾志场没有失言,从此以后没有再谈生孩子的话题。

  1995年,刘丽红考上了初中,顾志场到万盛煤矿打工去了。从此之后,顾志场很少回家,而且每次回家都很疲倦的样子。

  顾志场平时喜欢抽烟,他刚进刘家时就带着一根心爱的黄杨木烟斗,平时从不离身。1995年11月的一天,顾志场又从万盛回来,吃完饭后休息去了,顺手就把烟斗放在了桌上,刘丽红收拾饭桌时一不小心把烟斗摔到了地上,“啪”的一声摔断了。

  第二天,当顾志场发现烟斗断成两截时,气得眼睛都红了,一个劲地问“到底是谁干的”。刘丽红干脆赌气似的站了出来,大声说:“是我干的,怎么样?”

  平时对继女几乎百依百顺的顾志场这次却不太一样,嘴唇直发抖,双手握得死紧,明显在努力克制心里的怒火。刘丽红没有道歉,反而火上浇油,一脸得意似的说:“乱放东西,摔断了活该。下次放那里,我还摔!”

  顾志场再也忍不住了,一巴掌“啪”地打在了刘丽红的脸上。刘丽红呆住了,她没想到一直对自己不错的继父竟然真的会打自己,她没有哭,瞪了继父一眼,然后转身离开了。

  后来顾志场不管再怎样付出,刘丽红都选择了视而不见。

  不久后,不知是否出于歉疚,刘丽红就再也大庆治疗癫痫病医院没见到过继父回家,母亲也整天心事重重的样子。后来她才得知,继父在煤矿因为把人打伤被判了三年刑,劳改去了。

  因顾志场还在服刑,家里的重担就全压在了胡晓洪一人身上。虽然学习成绩很好,初中毕业时也考上了合川一所重点高中,但是为了照顾家庭,刘丽红最终还是放弃了求学的机会。

  1997年7月,刘丽红开始了打工生涯。她先在合川一家餐馆当服务员,后又经亲戚介绍到北碚区四川仪表五厂做临时工。1998年1月,刘丽红只身来到了广东省佛山市,在一家台资的IT生产销售公司工作。不到两年时间,勤奋努力的她就从一线工人变身为技术主管,月薪也从一千多元飙升到五千多元。

  2001年初,她认识了与自己同龄的公司部门经理——重庆开县小伙子邱兴权。

  那时,刘丽红晚上睡觉时经常做噩梦。邱兴权得知后,几番追问,刘丽红便向邱兴权和盘托出了从小与继父的关系不好。邱兴权沉思了半天,然后认真地说:“小红,从你讲述的经历之中,我感觉你继父其实不坏,相反对你挺好。能成为一家人,这也是前世修来的缘分,你应该好好珍惜,别错怪了好人。”

  邱兴权时常在她耳边念叨,要她回家看看。刘丽红屈指一算,自己有好几年没有回家了,于是决定“五一”黄金周时带男友回老家过节。

  阴霾过去,

  继女四处奔波求来弟弟

  2001年4月底,两人回到合川。几年不见,刘丽红发现出狱归来的继父身形有些佝偻,头发也花白了,一股怜悯之情油然而生。席间,她主动敬了继父一杯酒。这那家癫痫病医院好杯酒,让顾志场惊喜异常,泪流满面。他不顾胡晓洪的劝阻,一杯接一杯地自己喝起来,边喝边说:“我女儿敬我酒了,女儿终于肯接受我了……”

  很快,顾志场就酩酊大醉,开始胡言乱语起来。在他的酒话中,刘丽红却听出了另一段往事:原来,顾志场的父亲到煤矿挖煤,结果矿井塌方,顾志场的父亲被活埋在了井底,而顾志场随身带着的那只烟斗是他父亲留在世上唯一的遗物……

  胡晓洪一边阻止顾志场述说,一边抹眼泪。刘丽红听了,后悔小时候太傻,眼圈也不由自主地红了。

  假期很快就要结束,这天清晨,刘丽红拉着男友到合川市区为继父、母亲选购礼物。下午,两人还没进家门,就听见屋里传出一阵激烈的争吵,争吵的双方正是继父顾志场和他二哥顾顺长。顾顺长说:“志场,你也知道二哥家开春就要盖房子,借点钱给二哥,难道我还赖你的不成?这还有什么可考虑的?”

  顾志场语调里的犹豫相当明显:“二哥,小红已经把男朋友都带回来了。那钱是我准备给她办喜事用的,如果没有特别的事,我不想动。”

  听了这话,顾顺长气不打一处来,说话也开始有了火药味:“哟,看不出你还是个模范父亲。小红不过是你的继女,为了那丫头片子,你这些年都没要孩子,当年还为她坐了牢。这么多年了,她到现在连一声爸爸都不叫你,你还替她攒钱!”

  “住口!不管怎样,小红都是我的女儿,你说什么都没用!钱,我暂时不能借,二哥以后修房的时候,我可以来帮忙,但如果你再说一些对不起小红的话,那就休怪我不顾兄弟之情把你轰出门!”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  • 爱美文网(www.aimeiwenw.com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豫ICP备15019302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 ! V4.0.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