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罗汉猪 >正文

逝去的小莲花池街

时间2020-10-20 来源:老衲度你网

  核心提示:阳春三月,夭夭碧枝,皎皎风荷,暖风熏醉,染了春扉。安静的午后,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,轻轻的敲打着心语,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,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。初春的日头,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,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...
 

  西安的莲湖公园,过去是西安城唯一有湖水的、生长莲花的公园。故名“莲湖公园”。靠近莲湖公园的街,就叫“莲湖池街”它北起“唐坊街”“药王洞”。南到鼓楼的麦苋街北院门。“莲湖公园”北边围墙外还有一条更小的街,小街东西向。它比“莲湖池街”更窄,更短,。相对说来就起名“小莲湖池街”了。而“莲湖池街”就叫“大莲湖池街”了。60年代初,修现代化的“莲湖路”,小莲花池街从此就在西安的地名中消逝了。
  
  小莲花池街是一个死胡同,是北方城市里常见的那种小胡同。全胡同也就不到50户人家。进胡同的左手就是莲湖公园的围墙。右边才是大小不等的四合院。院子里低矮的民房一家挨着一家。胡同口斜对着的是,大莲花池街通往北大街的王家巷(由于莲花路的修建,这条巷子也已经不存在了)
  
  儿时的我家就住小莲花池街。与莲湖公园一墙之隔,这是一条幽静的小胡同。没有喧嚣,没有污染,有一块蓝球场大小的空地。这可是我们这些孩子们的天堂,旁晚,饭后。三五几个好友,踢小皮球是我们的最爱。几块砖头或者没拿回家的书包,放在地上,就可以做成球门。住在青年路、药王洞的同学,也会来这块空地踢球。
  
  小莲花池街这个小胡同,能名杨四方的是;有一口清澈甘洌的甜水井而著名。60年代初,西安城里的“自来水”还没有普及到每个家庭。吃水要到政府安装的水站买水,按一癫痫病有什么治疗方法担水几分钱收取。小莲花池街的井水是不要钱的。所以大莲花池街、青年路、鼓楼等地的人家,大都到这里汲水。青石板砌成的井沿上,架一个木制的辘轳。人力转动这古老的绞盘,就可以把甘甜的井水源源不断地提上来。
  
  每日清晨架子车车轴“吱呀!吱呀!”的叫声,辘轳放井绳“唰唰!唰唰!”的欢叫声,打满水转动辘轳有节奏的“咔哧!咔哧!”的沉闷声。是我们小莲花池街清晨的交响乐。我是听着这乐声长大,听着这乐声去上学。听着这乐声玩耍。
  
  说来也奇怪,大莲花池街,小莲花池街,王家巷,大小井也不少。可他们都是苦水井,只能洗衣服、浇花。唯独这小莲花池街的井水是甜水。
  
  冰雪寒冬,井口雾气腾腾,白色的雾气弥漫,像层薄纱,把井口,井台都笼罩起来。炎炎酷日,井水甘冽,一股凉气从井中冒出,井边的树荫下就会有老爷爷们下棋,而且时常是争的脸红脖子粗。老奶奶们拿着扇子,你一句她一句地笑谈自己家的趣事。
  
  从早到晚,来小莲花池街挑水的、架子车拉水的络绎不绝,石板铺成的小路总是湿碌碌地。到了冬天,井边上结了厚厚的冰,不得不铺上草垫子防滑。
  
  几乎是每天清晨,就有一位老人家拉着箱式的“架子车”,到了胡同口,就一手扶着车把,另一只手紧握着铜质的铃铛“丁零!丁零!”地摇着。呼唤各家来倒垃圾。听到这样癫痫病如何治疗好的铃声,我们就会提着小桶、端着破脸盆、将垃圾倒入老人家的“架子车”上。没有人来到垃圾了,老人就会把撒在地上的垃圾,打扫干净。才会缓缓地拉着“架子车”,唯恐垃圾从车上掉下来。
  
  莲湖公园,小莲花池街。都是我儿时玩耍、居住、、学习的地方。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勾起我儿时的回忆。那时的公园是要收门票的。也就是三分钱的事。可对于我们这些孩子来说,这几分钱也是可想不可及的事儿啊!
  
  莲湖公园的围墙是用两块木夹板,填满土,夯实的土墙。每次公园修补好了土墙,没过几天总能被我们这些孩子们踩踏出一个豁口,或者扒拉出一个小洞。周末晚上去公园看电影,我们大多穿行于这些“邪门旁道”。电影多是过时的旧片子,我们也不全是为看电影。大多是几个好友无目的、无拘束的乱串瞎跑。玩的最多的是“做迷藏”和打仗的游戏。
  
  儿时我家的经济状况不好。放暑假就要背一个白色的大木箱子去卖冰棒。十二岁瘦弱的我,斜着肩膀、前倾着、弯着几乎九十度的腰,吃力地满街叫卖“大众牌”冰棒。有时候实在背不动了,小我一岁的弟弟就会和我抬着箱子放在莲湖公园门口叫卖。如今走到“莲湖公园”门口,还能听到那稚嫩的童声叫卖“大众牌”冰棒的声音。
  
  十四岁不到,经人介绍,暑假我去莲湖公园的茶社端茶倒水。
  
  莲湖公园北边的树丛中黄山癫痫频繁发作如何治疗,有一个茶社。草坪上树丛中,俩把躺椅一个茶几。一把茶壶,几个小茶碗。供人喝茶休闲、小憩会友乃至舒缓心灵。
  
  茶社很简陋,一排烧煤的大炉子,几把大铁壶烧开水。柜台上几个白色的陶瓷罐子里装着几样不同的茶叶,上写着“炒青”、“龙井”、“香片”等。客人点啥茶,会计(就是收钱的)就会打开陶瓷罐子盖,用手抓一撮放在茶壶里,需上开水,就让我们这样的“服务员”,送到他们选好的位子上。有的客人也点西瓜子、葵瓜子或者炒好的花生仁。用一个小碟子装好,送到他们坐的茶几上。
  
  也有的客人用自己带来的茶叶。他们小心翼翼的取出用淡黄土纸包着的茶叶,放进茶壶中,倒一点开水,慢慢转动茶壶约两分钟,滗掉那点水,再注入大半壶开水。茶就沏好了。客人就会笑眯眯地、像捧着一壶美酒一般回到座位上。切忌茶壶盖是不让盖的,最多盖一小半。客人说这样泡的茶,才能汤绿味美,生津解渴。
  
  这样的客人多半文质彬彬,衣着不讲究但整洁干净,腋下夹着一本厚厚的书。选一个背静、阴凉的座位。品茶看书。一坐就是大半天。我去给他们需水,开水倒入茶壶里,一股清香冒上来。在这种沁人心脾的清香影响下,渐渐地我也接近了茶文化。后来又到了南方工作。有了工作、有了收入,喝茶就成了唯一的嗜好。至今还保持着先洗茶,再冲开水的习惯。泡绿茶绝不盖茶杯盖。
  
  轻微儿童癫痫怎么治疗?在茶社我的主要工作,就是提着小铁壶不停的给客人需水。一位回族大哥带着我,教我基本的工作方法和要领。好心的回族大哥姓铁,瘦高个,肌肤很白,头发却泛黄。常穿一件黑色的对襟褂子,一条毛巾搭在肩膀上,未曾说话先带笑。他从不要我在大炉子上、滚烫的大铁壶里,往提着需水的小铁壶里添水。每次都是他亲自给我倒水,而且都是半壶,最多是大半壶。这样我提起来就轻松,给客人需水的时候也比满壶水方便安全。
  
  今年五月,我故地重游。来到莲湖公园。寻找逝去的小连花池街的点点滴滴。宽广、喧嚣的“莲湖路”,式样繁多的小汽车,像一条彩色的河在流动。幢幢大楼拔地而起,现代化的高楼大厦代替了一切。
  
  小莲花池街已不存在了,它给我留下的记忆是永生难忘的。细雨蒙蒙中莲湖公园的楼阁里,传来了沙哑、浑厚的秦腔声,秦腔伴奏中的板胡声,清脆、高亢,飘洒在公园的上空。如烟似雾的雨丝,将我的思绪带到回忆中。走出公园北门,来到莲湖路的中间,我突然想,我的脚下也许就是小莲花池街那口清澈、甘冽的甜水井。眼前就是我们玩耍踢球的场地吧。一声汽车的鸣笛,催促我赶快离开这里。走到人行道上,我又想这不就是我家的地方吗?这里不就是我摆床铺的地方吗?我写字学习的书桌吗?哦!那幽静、温馨的童年的小莲花池街啊!
  
  2010.06.16.
  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  • 爱美文网(www.aimeiwenw.com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豫ICP备15019302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 ! V4.0.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