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白云石 >正文

零落成泥_情感美文

时间2020-10-16 来源:老衲度你网

  核心提示:阳春三月,夭夭碧枝,皎皎风荷,暖风熏醉,染了春扉。安静的午后,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,轻轻的敲打着心语,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,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。初春的日头,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,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...
 

  (一)初遇

  云不记得什么时候和楠第一次通话了,那时侯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个历史性的时刻,没有在意。现在,无论如何努力地回忆,已经是风过无痕,徒留叹息了。就象这段若即若离的经历。云有些灰灰地想着,轻轻叹了口气。

  那还是大二的时候吧,云刚开始接触了网络。一窍不通却有点自作聪明的她完全不知道这个崭新世界的凶险,把一切联络方式都留在了网上,单纯得不知保护自己。两周后,一个电话打来了宿舍。

  你好,请问云在吗?年轻低沉而陌生的声音让云不知所措。她紧张而好奇地听着。他叫楠,是云现所在城市的一分子,却在遥远的西安上学。同级同年,仅大一个月。云是巨蟹座的,而楠是双子。楠很少上网,那天却思乡。心情不好时,极想找个同地区的人说说话。这样在网上找到了云。看着她详尽的档案,楠有些奇异。试着拨通了这个号码。

  云恍然,巧合中的巧合而已。自己的自以为是成全了这段偶然。云暗中自嘲。

  只可惜你找错了对象啊,我只是个异乡人而已。云惋惜了。楠却固执起来。有什么关系呢?只要你现在在这里,我们能说说话,就够了。我们是一样的啊。一种温暖慢慢升起来,云有些恍惚地想,网络真是个奇怪的地方,就这样让相隔千万里的人联系在了一起。

  因为第一次客气然而顺利的接触,云和楠一来二去成了朋友。差不多一周一次固定的通话,两个人一起谈着现状,谈着爱好。不经意,却有了很多的契合。有了新书就向对方宣传怂恿,有了感动的音乐就隔着电话一起静静地听,有了烦恼互相成了倾吐的对象,劝慰,鼓励。楠和双子座的男孩子一样,健谈而幽默,反应奇快,总有一搭没一搭地开着玩笑;云心细而温柔,常被逗而窘得厉害。在楠经常的哈的一笑中,也能渐渐放开,学会了反驳。有时竟堵得他厉害,“嘿嘿”了之。日子就在这样的淡淡的欢喜中慢慢地流过了,友谊的温情沉淀下来,逐渐积深至相知相惜。

  一次无意,云和楠讲到了网络。对同学惨痛的网恋一通同情和批判后,才记起其实自己也是以网络为中介。尽管从未在网上聊口吐白沫是怎么回事过。

  那么,我们算什么样的朋友呢?云有些开玩笑的问。哈,不好说,你看?

  恩,不同于一般交往类型,只通过电话联络,那就叫话友了?云嘻嘻一笑。

  呵呵,这么别扭的词亏你想得出啊。

  那么,是网友?

  不是。楠很干脆。

  为什么不是?我们可是通过网络认识的。

  如果以刚才的情况,以你对网络的认识来定格。那么,我们不是网友,绝对不是。楠很认真很坚决地把两人和网络撇清关系。云心中一动,沉默了下来。另一头竟也沉默了,只听见电话杂音的喧嘈和轻微的呼吸。云隐隐觉得,有什么,开始发生了。

  (二)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吗

  电话依旧打过来,次数越来越频繁,终至每天一个。云总在暗暗等待着电话铃声的响起,等待着那个声音。每每那时,她总会笑靥如花,神采飞扬。楠依旧是仿佛不经心的开玩笑的样子。啊,一日不闻,如隔三秋啊。而收线的时候总压低嗓音说一声,我想你。却又一笑伴过。总让云心中猛被触动一下,刹那涨满欢喜。即使是假的,也是甘心情愿的。就这样持续着,但谁都不多走出那一步。云隐隐的渴望什么发生,却有带着担忧和逃避。若即若离。由于理性和传统,云注重过程也注重结果,脆弱得害怕任何的打击。距离啊,那是最有杀伤力的了。安静的时候,云总是幽幽地想着,长长叹口气。

  那一天,照旧温情。楠突然插话。你有没有有时等我的电话?云楞了一下。有。她不思索了,任直觉牵着走。你知道吗?我不想你这样的,我希望你还和以前一样开心地生活。我没办法。你现在和我初恋女友那时非常相似,我有些后怕。楠有些急切带着痛苦地说着,有些语无伦次。何必要点破啊,再也回不了从前了。见过别人太多的分分合合,云知道,当一个男生对你不再隐瞒时,他们的关系已具备亲密的前途。她静静地听他回忆曾经的痛,心中却也钝钝地疼。她已经工作了,而你仍读书。她是实际的,总要为自己考虑。所以分开也许是种必然。云的声音在寂寞的空气里回响。两头又是长长的沉默。

  明天我们去踏青,拜访一座古寺。能求签问卜,我要平顶山看癫痫病哪家效果好不要也算一个?楠突然转了话题。

  你就算算吧。顺便也帮我问问。我很信命的。呵呵。

  如果算到我们有姻缘怎么办?怎么办?楠问了出来。

  云只是笑。呵呵,你的话总是半真半假。我可不上你的当。

  这一句,是当真的。你要信我。楠缓慢地讲了出来。真的,我想你。以前一直不敢认真讲,所以当玩笑来减轻分量。现在,我不逃了,我要问……你,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吗?气氛一下子变了,云的脑子里传来一声响,心中鲜花怒放。这一天,真的来到了。

  那天晚上,两个人聊了很久。熄了灯抱了被子,远隔千里低声讨论着未来。

  总觉得平平淡淡才可以长长久久的啊。感情太热烈了,我怕是结束的预兆。云压抑的语调,渴望中藏着灰暗。我们好象很无望。我很怕受伤,怕你有一天会音讯全无,我不知道怎么面对。

  我懂你的。早说过,我们是一样的。所以一直没有勇气。可是,我是执着的人。既已面对,不会轻易放弃的。你放心。

  午夜没有灯,什么也看不见。她却觉得他就陪在她身边,让她安心。

  我们不要刻意去介定,你不要考虑太多,我们顺其自然,可不可以?……好。

  摇摆不定时,极小的承诺也会促成艰难的决定。放下电话,耳朵早被话筒压得通红。云手指僵硬地抱着电话,盘坐在床上,对着黑的空气,微微地笑了。漂泊的心暂算有了归宿吗?云有些心摇神驰地躺下,久久回味着过往,回味着刚才的每一个字。近天亮才在恍惚中入梦。

  (三)在幸福与忧郁中摇摆

  电话两端开始了柏拉图式的恋爱。隔了电线,可以安心地说话,收放自如。可也因为放不开的害羞,没有甜言蜜语。很多的时候,云总是静静的。她喜欢听这楠缓慢悠长的呼吸,不多说话,想象着他的神情。你这个小傻瓜!楠叹着气,听着话筒那边柔柔的声音,感受着一份满足。

  下星期我会回家的。我去找你。有一天,楠突然说。

  是吗?云惊跳了一下。她总是自恋又自卑,一直拿不出决心来暴露自己。还是……不要了吧。西安看癫痫去哪家医院靠谱>

  楠没有坚持,这需要一个适应过程。回家几天,联络仍继续。见面却未再提及。在一座城市,仿佛仍相隔千里。#p#分页标题#e#

  楠要走的前一天,云又接到了电话。我有东西给你,就当普通朋友见面吧,不要有压力。

  最后的一个上午。下着微雨。云穿着白色纯棉线衫,细细地挽起长发,打着伞,看着穿着黑色长袖T恤的楠一步步向自己走来。不用询问的眼神,没有预想中的激动,平静地如同早已见过千万次一般。他们并肩在喧闹的街市散起步来。你看,天也留我。楠笑看着云,云迅速地移开了眼神。他看起来并不特别,有点温和,却有锐利的眼神。云喜欢偷偷地看他的侧面,却不想被他发觉。见到我是什么感觉?有没有失望?楠望着这个和想象相差不远的一直微笑的女孩,期待着。比最坏的准备好得多得多了。其实,不论你如何,我都会接受的。感情不是用这个衡量的。云心中悄悄地想着,迎着他的目光,认真地摇了摇头。一个笑容又漾了开来。

  由于要走,只有半小时相聚的时间,两个年轻的身影一直不停地逛来逛去。他领她到书店,递给她一本畅销书,因为扉页的一句话:献给所有正在恋爱和即将恋爱的人们。她低下头轻轻地笑着,甜甜的,却不肯看他。走出来,雨却停了。啊,天晴了!云开心地仰起头来,明亮的眼睛藏着笑意看着他,拎着袋子的手一晃一晃。楠收了伞,静静地看她,这个幸福中始终藏着忧郁女生,这个恬静脆弱的女生。

  极短暂的相聚带了久久的回味,许是物以稀为贵吧。时间长了,记忆也容易模糊,一遍遍的洗刷中只剩了那双锐利的眼睛,经典到极至。生活回复了以前,仍是长长短短的电话联系。实际的接触毕竟和声音的维系是不同的,它让等待和思念变得深刻而浓烈。云常常有些心不在焉,摆着平静的表情,惊异着自己内心的热情。享受着眼前,却不由自主遥望迷茫的未来。一直潜伏的不安全感挥之不去。安静时快乐中夹着丝丝牵扯的疼。日子缎子般滑过去了,异地相思给每次的相聚增加了越来越多的浓情和伤感。云总是笑对着楠,淡淡的亦或非常开心的有时甚至有点放肆。她要让他快乐,让自己快乐,不去想太多,只为这一瞬间的纯美。楠细心地呵护着这个柔弱的外壳,他喜欢云的善解人意,喜欢她带给他的一杭州癫发作军海灸砺勊份安心。你总是这么明白我。他深深地看着她,感叹着,将她总是冰凉的手指一根根蜷起来,握到手中。没有轰轰烈烈,平平淡淡却刻骨铭心地走完大二、大三、临近毕业。

  (四)没有也许

  楠是个有闯劲的男生,不甘平凡,早就分析好就业行情。上海,苏南人才已近饱和了。北京正在发展,机遇不少。我想去那里试试……我要争取做中产阶级,买一套50,60万的房子,享受白领的优裕……

  终于……云盯着楠闪亮的眼睛,心中却有个小小的声音却越来越大,终至淹没了楠的踌躇满志。

  云,云?楠提高了声调,她强迫自己集中精力。和我一起去北京,好吗?

  不。云听到自己压抑的冷静的声音。

  为什么?难道你不肯为了我,为了我们的未来考虑一下?

  不是!我是注定要回家乡的,起码也会在苏南。北京遥不可及,至少这几年是。你知不知道,现实有太多的束缚。云一字一字地讲,轻轻地颤栗着,眼里涌满了泪。从一开始,我就知道,我们没有结果的。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来面对实际。我们害怕受伤,也害怕牺牲。我们是自私的一群。没有那么大的自由。你知道的,你一直都知道。云的心钝钝地痛起来。我一直恐惧着这一天,也一直在等待。痛苦总要降临的。今天,终于来了。

  泪,终于肆意地滑下来。我现在只是后悔,当初,没有再开心一点。云,努力牵着嘴角保持着最后一个微笑。透过水雾,迎着楠潮湿的眼中的疼痛。再见了。爱情是美丽而短暂的,有些人注定无法在一起。

 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剂,流水般的日子总会一便便地冲淡心底的烙印。有些人却是不能被忘记的,无论尘封多久,触动了,依然是破碎的痛。云走在南方温晴的城市里,看见穿黑色长袖T恤的男孩总是会不由自主想起楠。他的锐利的眼神,他的微笑,他的手的温暖,他的最后的潮湿的眼中的疼痛。他在那个北方的城市里或许已经过得很好了。

  一场梦醒了。繁华成空,零落成泥。也许,当初如果不顾一切地跟他走,会有结局。

  也许而已,没有也许。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  • 爱美文网(www.aimeiwenw.com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豫ICP备15019302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 ! V4.0.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