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神灵师 >正文

有你的黄昏

时间2020-09-16 来源:老衲度你网

  核心提示:阳春三月,夭夭碧枝,皎皎风荷,暖风熏醉,染了春扉。安静的午后,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,轻轻的敲打着心语,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,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。初春的日头,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,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...
 

  晚上七点。面前是纷乱拥挤的火车站。

  黥的火车要十一点才开,提前半小时检票,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还有两个半小时。她的行李很少,一个小旅行箱装换洗的衣服和日用品,一个斜肩挎包,装着车票、钱包、手机、烟、CD机,和mp3,里面只有两首歌,陈升的《把悲伤留给自己》,和王菲的《因为》。她执意不买吃的东西,说不喜欢在漫长的旅途上吃任何食物。只是抽烟,喝大量的水。或者一直睡眠。

  就近找了家小咖啡店坐下,两个人一同消磨掉这个写着离愁的黄昏。季节转换,日夜温差好大,白天还是艳阳高照秋高气爽,太阳下山之后,气温骤然下降,猥琐的凉风舔舐裸露在外的胳膊,仿佛一场预谋的追杀。

  黥要到离开这座漂了多年的城市,去广东工作。我则继续留在格子间里,与文字相伴,寻章摘句,日复一日,像个书本的囚徒。也许是幸运的。黥说,躲躲,我羡慕你。

  这些年,很多个黄昏是和黥一起度过的,两个面目模糊不修边幅的年轻女子,顶着文艺女青年的恶名,看书,码字,卖文,辗转在不同文字机构,下班之后泡在酒吧,或者某个不知名的咖啡店。黥要一杯意大利黑咖啡,我要一杯鲜榨的柠檬汁,加很多冰块。一包云南产的白盒石林烟,我十一支,她九支。因为我比她吸得快,平日里貌似安静做事认真刻苦的我,抽烟的时候像个沉默的男人。

  有很多话题。通常是不同的,但也有些许雷同。读书时代的往事。手边的武汉哪能治好癫痫病,哪家医院好工作。来来往往的爱情。飘渺遥远的前程。以及远方的家。黥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父亲,离家之前只和妈妈姐姐。她说她很想见见他,只是见见他,虽然是他狠心抛弃了母女三人。但是在母亲面前,她只字不提,是不忍触及那善良女人心头柔软的伤口。我的家貌合神离很多年,终于在我读高三的时候土崩瓦解。那个血缘和法律关系上是我爸的人在外面有了女人,并以此对妈妈拳脚相加。在一个沙尘暴狂做的黄昏,我拎起菜刀指着他说你离我妈远点要不我砍了你。没有人知道这些事,除了黥。这是我这个好孩子心底的冰川。回忆慢慢溃烂成丑陋的伤疤,只有黥轻轻抚慰它,用她冰冷苍白的手指。

  躲躲,是否每个人都有如此的伤口,深入肌肤,痛彻心骨,仿佛某种刑罚。是否因为爱的匮乏,使得伤口如此淋漓,难以愈合。黥这样问我。

  这个黄昏,四目相对,却没了话题,只是静静坐着,吸烟,听旁人嬉笑怒骂,上演与我们毫无关联的悲喜。黥用手里的不锈钢勺子轻轻搅动白瓷杯子里的咖啡,金属与瓷器撞击发出叮叮咚咚的声响。另一只手捏着烟。燃烧。

  到了那边,如果不好,赶快回来。

  话一出口,我才发现自己的愚蠢。同行数载,居然忘记了黥的性情。爱了就不后悔,放手了就不再回头。我低头吸一口柠檬汁,像是用青檬榨的。酸。苦。

  和源分手,也是在这样的黄昏。没有争吵,没有抱怨,静得像黎明时分结束的战场。在BOX老夫子木制的阁楼上,黥倚着我的左肩安静落泪。晋城羊羔疯治疗医院清楚记得,那天我穿着棉布的白色短袖T恤。黥的泪一滴一滴落在袖口,逐渐浸透。我感觉到胳膊上一片温暖的潮湿,有寒意浸入骨缝。劝慰的语言如此荒诞可笑,我用香烟堵住自己的嘴巴。那样的辛辣刺激的烟雾,弥漫整个阁楼。

  爱的太久太疲倦,放弃是一种解脱,也是成全。

  事情没有我们想象的顺利,黥的身体发生了微妙变化。我打电话给源,告诉他黥怀了他的孩子。他冷笑,说,让她自己处理好吧,我知道,她很坚强。黥拿过电话说,我的孩子与你无关,我的坚强也与你无关,再见。我陪黥去私人开的小诊所打胎。设备简陋,但收费昂贵。因为未婚,不好意思去医院,只得冒险如此。

  血。我从未见过那么多的血,让人眩晕的暗红温热的液体从黥的身体里喷薄而出,似一条狰狞的河流。黥紧紧攥住我的手,指甲嵌进皮肤。我在她的眼睛里看到空洞,用手心轻轻遮住。没事了,黥,都已过去。

  从那以后,我恐惧泪水和血液。两种将人催垮的液体。一个攻破感情的防线,一个让健康的机体呈现衰败的凄凉。黥的身体至今单薄如青涩少女。可是黥说,躲躲,我们的一生能够爱几次,痛几次,这是爱的印记,疼痛,我却接受。

  那一年我们多大?成熟,好像遥遥无期。

  躲躲,是否记得我们都喜欢李敖的?

  黥端起杯子喝咖啡,然后抽烟。火花明亮地闪烁,烟灰长了一截。

  不爱那么多,只爱癫痫患者在治疗时,患者能使用药物来进行治疗吗?一点点。别人的爱情似海深,我的爱情浅。

  记得。这是我们都向往的状态,可是永远无法到达。情到浓时转为薄,话虽如此,我们却无法操纵薄的程度。平淡转化为冷漠,没有争吵的分手,是我们没有预料的错。

  也许只是在不对的时间,不对的地点,遇到了不对的人,才使我们在爱的路上多了几分辛苦。黥的一缕头发从耳边滑下来,她不理,只是吸烟。脸上浮动难以捉摸的表情,似希望,似绝望,似飞蛾向火时欣喜的从容。

  记得那一年的春天,樱花开遍校园。微风吹动,粉白的雪片飞得满地满天。我坐在花朵娇柔的尸体覆盖的石凳上给一个已婚男人写信,告诉他我爱他,爱得如此寂寞,如此绝望。然后把信烧掉,看着自己的心在明亮的火焰里飞成灰烬。爱是一种贪婪的罪,因爱生出的占有欲和不舍,是否能用这种方式得到救赎。

  他在遥远的北方城市,那里有我爱的古道西风瘦马,我因他爱上那古城羌笛和月亮。他在妻子女儿都睡着的凌晨打电话给我,说,好孩子,我爱你,但是我给不了你更多,所以不要你爱我,女人爱得炙热会受伤害,忘记我,好好生活。我轻声说谢谢,挂断电话。

  只是爱着。寻找着。却不知为谁,能坚持多久。

  黥,我们的爱是否有错,以此为信仰并清醒从命是否徒劳。

  不,我想总是会找到的。只要对了时机,对了地点,对了人。

  这样的女子,以理想为旗。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地址p>

  就要走了。黥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。还有十分钟检票进站。

  躲躲,别送我。

  我明白黥的意思,新的旅程,她希望脚步迈得轻松。她出发。我留守。人总该留住些什么,生命短暂,若内涵无限丰盈,我们应该留出时间来记得,来。如果这是贪婪,我们愿意背负应有的罪责。我们相信都《圣经》里的句子absent in body ,present in spirit。我的人留在文字故纸堆里,心却随她一起飞翔流浪。她的人在路上漂泊寻觅,心却在纯简美好的文字里同我恪守固有的单纯与爱的勇气。这个黄昏与以往有些许不同,却也无尽相同。只因我们在一起。

  黥抓起了我的打火机,顽皮地说,这个是我的啦。然后用手拍拍我的脸说,晚上做个好梦。

  我笑。不语。

  她走出咖啡厅检票上车。我依旧坐着,很久没动。 窗外黄昏早已退场,初秋的黑夜浸泡整个城市,灯火阑珊,无数夜归的旅人正倦鸟入巢。烟盒里还有两支烟,我少抽了一支,黥也默契地少抽了一支。我想我会留着,等她回来,不管过多久。要她把打火机还给我,然后一人一支,笑着点亮某个寂寥的黄昏。

韩历文学网 www.hanliwx.com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  • 爱美文网(www.aimeiwenw.com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豫ICP备15019302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 ! V4.0.6